打开那扇窗[2008.12]

 


 


  江苏省如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   彭之俊


 


度完中秋假返校,小瑞的妈妈发给我一条短信:“老师,谢谢您!上个月小瑞的爷爷去世,孩子一度挺‘颓废’,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呆呆地看着爷爷的遗像。我和他爸爸很担心,却又无奈。但是这次过中秋节,他却没有像我们事先想象的,好像突然间释然了许多。后来经询问,才知道您在班上和孩子们集体阅读绘本,让他们正确认识了生死……”


读着这条短信,我的思绪不禁飞到那个读小瑞日记的午间。“放学走出校门,我习惯地朝文定桥走去(爷爷每次总是准时在那等我回家)。可是,当我飞奔过去时,等待我的是无情的水泥地,触摸到的是空气,世上最疼我的爷爷无影无踪,他永远离开了我!这些天,做作业时,我会想爷爷送牛奶的情景;睡觉前,我会想等爷爷来帮我理好被子……寂静的夜晚,滴答滴答的秒钟声敲击着我的心,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爷爷的身影总在我眼前萦绕。爷爷,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呢?”读着这段文字,我不禁想起十年前爷爷离开自己的最初那段日子,每晚总是熬夜翻着小说麻木自己,逼着自己不去看床的另一头(爷爷和我合睡了十多年),逼着自己忘却记忆。一向活泼的小瑞这几天突然变得沉默寡言,原来竟是如此!他比当年的自己还要小上十岁,一个四年级的孩子有这些表现,自是难怪。可怎么帮助他尽快走出阴霾,走出死亡的阴影呢?


“治疗儿童心理问题的方式有很多,但在谈话、游戏、美术等艺术治疗中,图书治疗是比较有效的一种。”结合自己的微型课题“小学低中年级绘本读写结合的研究”,我想到了一直被自己置于案角的绘本《獾的礼物》。“一个关于死的忧伤而温暖人心的故事。”儿童文学作家、图画书研究者彭懿如是说。故事的主角——獾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他便想办法让它的朋友学习如何面对死亡。春天快到来的时候,獾的朋友们开始串门子,他们都回忆起了獾教过它们的事情,也慢慢地从与獾度过美好时光的回忆中走出哀伤。下午的读书课,我便和孩子们沉浸在《獾的礼物》中。读完一遍,教室里静默了。漫长而又暂短的寂静过后,孩子们又要求读第二遍,我注意到坐在前排的小瑞默默地低着头,他的眼里早已盈满泪水。“最后的雪融化了,也融化了他们的悲伤。”獾的朋友们终于走出冷漠的冬天,孩子们脸上的表情也开始转变。“书名是《獾的礼物》,可是这礼物到底是什么呢?”我提出问题。“獾教会鼹鼠剪纸,教会青蛙溜冰。”“獾教狐狸如何系领带。” ……孩子们结合文本展开想象脱口而出,但他们还只是就事论事,只停留在具体的表象,没能深入理解文本的意蕴,于是,我继续引导,“孩子们,这本书的日文版有一段这样说,‘他知道死了,哪怕是身体没有了,但心还会留下来。’也许,这段话能帮助我们思考思考。”“獾留给动物们许多美好的回忆,融化了朋友们的悲伤。”思维敏捷的学习委员慧首先发言。“獾教会动物们技艺,其实是通过自己的行动告诉伙伴们要学会帮助别人。”沉默已久的小瑞站起来自信地说,我看到,他眼中的泪水已经消失。一石激起千层浪。“獾的礼物其实是要朋友们知道要有爱心,做有意义的事情。”“獾告诉他们如何做人,最后也想自己一样心安理得地离开。”……“其实,总结大家的话,獾给动物们的忘不了的礼物就是生命的意义!只要我们永远追求生命的意义,死亡也就不再可怕。今晚的日记,大家可以就这本书谈谈自己的感想,好吗?”“好。”教室里异口同声。


第二天,孩子们的日记摆在桌前,我迫不及待地找出小瑞的日记,想看看他怎么写的。“今天老师和我们读的《獾的礼物》总让我想到离开我不久的爷爷,獾和爷爷多么像啊!爷爷年轻时打过仗,救过很多人的命,后来做乡村的干部,帮助乡里许多人家发财致富;退休了,除了每天接送我、辅导我,还经常回乡村看望和他结对的伯伯叔叔们……爷爷的房里挂着一幅字‘人生为一大事来’,这是他的信念!他做了那么多有意义的事,生病时,那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来看他,难怪我看他最后一眼时,他脸上是那样的安详。”看得出,小瑞的春天也渐渐临近,他的悲伤也在慢慢融化。再看其他学生的日记,他们大都对生死有了一些或深或浅的认识,《獾的礼物》已然触动了他们的心灵,“生命的意义”纳入了他们的思考。但有些孩子因为还没有亲身遭遇小瑞这样的变故,叙述浅尝辄止,感悟蜻蜓点水。


为此,我又找来《爷爷有没有穿西装?》、《外公》、《想念巴尼》、《一片叶子落下来》等讲述死亡主题的绘本和孩子们一起阅读,加深感悟和体验。中秋节前,我给孩子们讲述中秋团圆的意义,不禁谈起汶川地震中那些失去亲人的伙伴们。小瑞突然站起来说:“老师,我们给汶川灾区的小朋友写封信介绍《獾的礼物》等绘本,并且谈谈自己的知心话,也让小伙伴们走出悲伤,好吗?”他的提议立即得到大家的响应。我看着小瑞,心想,他比十年前的自己幸运,已经释放了压抑的情绪,完成了生命是一个轮回的认识,而且,他还想到用自己读的绘本及体会感悟去帮助别人。“獾留下的心”已经到了小瑞的灵魂深处!撰写、反复修改、悉心誊写,忙碌而有序,夕阳落山前,我终于将63个孩子的“特殊的礼物”寄往了绵竹的对口班级。信件进入邮筒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几十颗像獾一样美好的心灵。


小瑞妈妈的短信也引起我的一些思考。我们时常读到的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包括小学语文教材)其内容多展现美好圆满的结局,对自闭、父母离异、死亡的主题很少触及。尤其是死亡,更是一些儿童文学创作者的禁忌。想想小瑞和自己,因为缺少“死亡教育”,在亲人离去时是多么不知所措!幸而绘本解决了这一难题,更助我巧借“两读”(读一本,读一系列)、“两写”(写日记、写信)对孩子们打开了那扇很多人忌讳的窗,引他们走出黑暗的隧道,去拥抱春天的阳光!不仅如此,还让他们也拥有了一颗“服务助人”的心灵,去教会他人生命的意义。

你学会倾听了吗

你学会倾听了吗


著名特级教师  窦桂梅


谈到教学,语文教师,要有先于思维的,语言的高度敏感。要肯蹲下身子,倾听儿童的声音,而这,是成就儿童语文素养的关键所在。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会,我们听的相当一部分研究课热闹大于宁静,言说多余倾听。当你的眼睛仔细观察学生的表现时,你所记录的一般是这样的镜头:学生互相之间对彼此的发言很少倾听,为了自己能抢到发言的机会,总是不顾一切地高高举着手喊:“我!我!让我来说!”当老师叫他回答,他心满意足地说完后,一屁股坐下,就再去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当老师叫了别的同学,而没有叫到他头上的时候,该学生就会唉声叹气,自言自语嘟囔些什么,至于其他学生说什么,却并不在意,也并不理会。


今天的孩子要学会倾听。但这,需要为人师表的教师,率先学会倾听学生的声音。我经常在一些课上看到这样的情景,当一名学生正说到一半的时候,教师似乎知道,学生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与自己心中想要的不符,于是,没等听完学生的发言,就发出了一个有些下意识的指令“停!”——课堂又开始了下一个环节的内容。


还有一些课,教师为了完成教学环节,对学生的发言不去细细斟酌,造成学生发言时出现的知识性错误或口误,及语病都没有及时纠正。比如,有一次听教师教《荷花》时,设计了这样一个练习内容:


我是荷花,穿着雪白的衣裳,婷婷玉立,翩翩起舞。风过了,我停止舞蹈,静静地站在那儿。蜻蜓飞过来,告诉我清早的快乐,小鱼在脚下游过,告诉我          ;青蛙跳到我背上,         


其中,有两个学生在补白时这样表达。一个说:“小鱼在我的脚下游过,告诉我春天的信息。” 另一个说:“青蛙跳到我的背上,告诉我:‘春天来了,春天来了,小草绿了,桃花开了,真美啊,你快去看看吧!’”——这哪里是荷花开放时节的信息,分明是夏天对春天的回忆。老师一定知道荷花是在夏天开放,之所以没有分辨出学生的知识性错误,原因肯定是没有好好倾听学生的发言。


一次听《美丽的彩虹》一课,老师检查学生识字,采取的是“开火车”读卡片的检查方式。当“火车头”检查到生字“定”的时候,一个女孩大声读到:“一!‘一定’的一!”全班同学大笑,可老师却没有反映过来,反而表扬这个女孩勇敢,夸她读得正确。


“火车”继续前行。又一个男孩把“遥”读成了“远”——老师仍然夸奖他读得正确。同学们又笑了。与此同时,另一名男孩说话了:“老师,不对,他读错了,把‘遥’读成了‘远’了!”老师终于明白了学生笑声的含义,及时检讨自己,表示今后一定要注意倾听同学们的发言。这时,又有一个男孩大声告诉老师刚才发生在那个女孩身上的错误。老师连忙让其再读一次——终于把遗憾弥补了。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斯狄尔指出,在人们清醒的时间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在用来进行人际沟通,这其中又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时间用于倾听。今天,虽则倾听的重要性已经无数人论证证实,但不可否认在小学教育领域,倾听依然是现行课堂中明显薄弱的环节。上述所说虽然是教学中的细节,可是久而久之,学生的倾听习惯就在这样的不经意的疏忽中消失殆尽了。老师就在这忙忙碌碌的,为了完成教学任务而教学的过程中,忽视了自己的倾听对学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即便是在学生地位已被置于主体的今天,我发现,对学生进行“听”的要求与训练却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我们在与学生交往时,对“听”的严重忽视,甚至漠视的现象普遍存在。但细细想来,这小小的倾听正是学会尊重别人,学会真诚处事,学会关心,也学会合作所必不可少的。正是这小小的倾听习惯,会对学生的人生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因此,是否可以这样说,有的时候,“倾听”比“表达”更重要。

一年级二三事

一年级二三事


著名特级教师  周益民


从没想过自己会教一年级。


但是,任何的可能性都会在前方等待。


2007年,随着暑热的到来与渐远,我也掀开了教学生涯的新一页。


 


1.琐碎小事的大讨论


 


上午,五个班级的语文教师到齐,自发开始第一次教研活动。


内容:入学后的常规教育。


坐姿、站姿、写字、举手、静息……都是最鸡毛蒜皮的小事。然而,一年级无小事,这些正是我们要研究的大事。


刚进学校就这么从头管到脚,是否符合孩子的天性?是否抹杀孩子的兴趣?教育的自由民主还有否影踪?


不,这是孩子应该具备的学习习惯,良好的习惯将受益终身。小时正是习惯养成的最佳时期,错过时节悔恨莫及。


还有,我们是具备一定班额的集体教学。家有家法,班有班纪,如此才能有效提高效率,这符合最大多数的利益。


呵呵,每一回都会在这种行为要求的设置上产生分歧,其实,关键是拿捏的度。


共识形成,那就各抒己见。


 


坐姿何要求?


屁股坐椅面三分之一,双手平放桌面。一直这样的。


不妥吧,这样坐一课不累死?你自己试试?


一个个摆好架势,嗯,确实不舒服。那怎么办?


身子靠椅背,手放大腿。


你说我听一齐来体验。


这样好,屁股坐了四分之三,背又有依靠,真不累。


这样小孩会不会过分放松塌腰驼背?


再试。


不会不会,后背靠椅背,身子自然挺,看黑板时还避免了原先坐姿时的过分仰头。


好,就这么定了!


慢!我们都是几岁的人?我们舒服小孩子是否适合?


还真是的,再看看这椅子,真有点高。怎么办?


老师的女儿不是在办公室吗?把她抓来看看不就得了。


来,小乖乖,小屁股坐稳,背靠在椅子背上。——呵呵,两条小腿悬着直晃荡。


再站站看——哎呀,小屁股用劲往前扭一扭,脚尖点地才站起。


唉——教室里一群大人齐叹气。


往前坐点儿,双手平放桌上看看。这回小脚丫终于碰着地了。


没有余地,小朋友们只能这么坐了。


 


举手有什么要求?


那还不简单?左手举呗。


哈哈,你是左撇子吧!哪儿见过齐唰唰一片左手的?


你们别笑,左手举说不定真有好处,据说多动左手有助开发右脑。咱们试试左手举手,说不定就开发出一批神童。


哈,值得一试。


这样,坐姿的要求中应该是右手放在左手下面。


对,这样也方便写字时左手按书的要求落实。


 


半天就这么过去了。


 


2.想象力遗失启事


 


大凡教一年级拼音,都会遭遇一件烦恼事,就是不少孩子学前已经部分地学过拼音。烦恼何来?因为孩子来自各家幼儿园,而幼儿园的拼音教学似乎并无明确的统一标准,孩子们的拼音掌握情况差异很大,甚至有个别孩子是零起点。这种大差异为我们的教学带来了难度。


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这节课教学声母b p m f


我出示了教材中p的表音表形图:一只小猴子推着小车上山坡。


——你们看看,图上画的是什么?


——是p


我话音还没落,教室里就是七嘴八舌的一片。


——有小朋友眼睛很亮,看出了藏着的p。小朋友再仔细看看,图上画的是谁,他在干什么?


——老师,这幅图就是要告诉我们p


 


亲爱的孩子们,你们很聪明,你们看到了图画里藏着的p。但是,除了p,你们就不再关心其他的了吗?


课前,我曾经设想,你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你们看到了小猴的辛苦,你们甚至听到了小猴的呼哧呼哧的喘气。小猴,推车上山太累了,为你加油!小猴,你真是好样的,上山后歇会吧。小猴,我有餐巾纸,给你擦擦汗吧。你们还会猜,小猴为什么要推车上山?他是去看姥姥吗?车里装的是什么呢?


 


也许,这些有点远离了课的目标,但我却希望看到那种情境下的你们。那种飞扬的童年状态。


可是遗憾,知识至上、唯一的确定性已经开始悄然侵袭你们的稚嫩之心。


孩子们的想象力何时遗失了?


我们一起上路去找吧。


 


3.戴个面具进教室


 


 


“下午第一课你代课。”


“音乐教师排节目,你代下课。”


“今天的美术课你代课。”


代课


代课


这两天搞得一听这俩字就有点儿精神紧张。


怕累?


不是。


我的课每天两到三节,加上晨读、课间、晚学前,我这面孔老在孩子们面前晃悠。好容易逮着个可以换换脸的机会,结果盼来的还是这副面孔,一天看下来还不腻透?纵使孩子们给你面子不说,自己总得识相点才是。


想归想,教室还得进。不过,总不能老是一副语老师的面孔。语老师什么面孔?


眼离书本一尺了吗!


握笔又错了!


张大嘴巴aaa!


……


好无趣。


画不了美术老师的画,唱不了音老师的歌,但那种放松、随意还是应该学得过来的。不过也未必,眼里看的、耳里闻的、心里想的,怎么还就是语文?


最好,戴个面具进教室。


 


4.故事?上课?


 


任课老师都反映,班上有几位“角色”很厉害。语文课上也如此,手里总摸索着直尺、橡皮之类的玩意儿,鞋子一脱,腿翘得老高。DJY则常常一把小剪刀不离手,脚下剪出一地纸花。


——谁的小手放得平


——我的小手放得平


一边喉咙喊得震天响,一边小手照剪不误。


有点黔驴技穷。


光练常规不成,在内容上试试。怎么试?每节课用个故事点缀点缀。


翻箱倒柜“偷”出儿子的书,先讲这本《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吧。


一听讲故事,小眼直放光,腰板挺得笔笔直。


“……大个子老鼠‘阿嚏’‘阿嚏’直打喷嚏王……”除了FCL外,其余同学听得都很专注,不时哈哈笑几声。我看窗外没人经过,语气便放肆又夸张,想想一定恶心死。


故事告个段落,看出都有点意犹未尽。


“如果你们表现好,以老师每节课都给你们讲故事。”呵呵,这种老掉牙的诱惑法怎么不用打草稿就溜到了嘴边?


下一课如法炮制。有效果,但一到拼音的教学,似乎各个角落又开始蠢蠢欲动。我灵机一动——


上课了,老师走进教室,看到小猪、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他们乱作一团,有点生气了,走到讲桌前,说:身坐正,脚踩地……(孩子们自然跟了上来,立马坐得好好的)


老师说,今天,我要检查你们“四声”的情况。(出示标有四声的字母)大家读!


已经分不清是在讲故事还是上课了(当然,如果是故事,那肯定是世界上最蹩脚的),情节、人物在故事和教室穿梭进出。看孩子们一个个投入的样子,这招管点用。


那好,以后我们就一起来创作我们共同的故事。听说,以前曾经有个老先生,好像是叫陈鹤琴,称这种教学是“教学故事化”。


 


5.关于“怎么办”的这么办


 


怎么办


 


方素珍


 


小虫写信给蚂蚁


他在叶子上


咬了三个洞


表示我想你


 


蚂蚁收到他的信


也在叶子上


咬了三个洞


表示看不懂


 


小虫不知道蚂蚁的意思


蚂蚁不知道小虫的想念


怎么办呢?


 


时间:晨读


内容:童诗《怎么办》


《怎么办》是台湾诗人方素珍小姐的作品,有趣好玩。


范读完全诗,我问:


“你们说怎么办呢?


——等小虫变成蝴蝶后飞过去直接告诉蚂蚁。


——小虫可以请旁边的蚂蚁写,蚂蚁懂蚂蚁的话的。


——他们可以去找蜜蜂,坐在蜜蜂身上飞过去相会。


这是开学来我在这个教室里听到的最富有光彩的童年声音,他们的主人分别是徐圣洋、黄开一,还有一位遗憾忘记了(真不应该!)。


“哈哈,你们的办法都很管用。老师也给他们想个办法,想听吗?——让他们赶快学写字。”


记忆中这首诗的题目本来叫做《不学写字有坏处》,1978年获得台湾第四届洪建全儿童文学奖童诗组第一名。北师大版教材稍作改动取名《写字很有用》。诗人构思奇妙,将这么一个事理寓于一个简短而意味深长的诗体故事。诗人自己曾多次开玩笑说:“这可是我当年的情书哦,可惜那个男孩子就像蚂蚁一样看不懂那三个洞。”


但问题的关键是,现在的题目叫做《怎么办》!这样,诗歌的空间就显示出了丰富的不确定性与可能性。


此刻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后悔得要命,平时总一副为童年请命的嘴脸,原来真正的骨子里也不能免俗。好端端一首诗硬要贴点“教育”的金,还有点洋洋自得润物无声。童年就是常常被这样戕害的。语文也常常就是这样夭折的。


说实在话,本人实在不敢恭维孩子们手中使用的那本《诗词诵读》。不过,编者如果不是从别的书上拼抄过来,而是自己灵思勃发改成现在这个诗名,那倒是实实在在叫人对前面的失误有那么点原谅的了。——原来大大小小的编写者们多多少少也算还有点眼光的。


回头再想想,如果硬要往“学写字”上拉,倒也是有办法的,教师不用那么急于抛出观点,可以就着孩子的想象话题不断给予诘难——


“等到变成蝴蝶那得多长时间,小虫等不及。”


“自己的想念总请人写多麻烦啊,再说小虫有点害羞,这样的话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呢。”


“乘坐蜜蜂飞机倒很浪漫的,不过遇到风雨天就麻烦了。”


如此一来,只有学习写字了。呵呵。


不过,这样讨论,怎么想怎么都有点请君入瓮的意思,不算上乘之策。


对了,记着要给小姐去个邮件,让她看看咱们孩子的高招。或者,更重要的,建议她干脆就改用“怎么办”这个题目得了。


 


 


6语文课上的咩咩声


 


今天教学练习一,内容是“你知道小动物们遇到危险时怎样保护自己吗”。课本举例:乌龟遇到危险时,就把头、脚缩进硬壳里。接着要求学生分别试说山羊、刺猬、乌贼在遇到危险时的表现。


编者的用意在“让学生了解这些动物怎样进行自我保护的常识”,“藉以培养学生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心,能就感兴趣的问题进行探索。结合语文学习,观察自然,用口头方式表达自己的观察所得。”(《语文教学参考用书一年级(上册)》P140,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6月第5版)


刺猬、乌贼脱险的方法一般人都不会陌生,但山羊使什么招数我还真不怎么明白,只觉得山羊是一种很柔弱的动物,也没什么特别的本领。备课时我心里直纳闷。翻了几本教学资料,才明白山羊是“用头上的尖角来顶敌人”。于是断定,到课上孩子们对于这个问题也肯定傻眼。


“山羊遇到危险时怎么样的呢?”我预想着该是沉寂的一片,便预备着适时启发。哪知话音刚落便是小手的树林:


——山羊遇到危险时,就大声叫咩咩。


哈,出乎意料的有意思。于是,“咩咩”“咩咩”,教室里响起一片羊叫,此起彼伏。


“亲爱的山羊,你们在叫什么呀?”灵机一动,我干脆就着这个答案深入而下。


“我在叫,不好啦,坏人来啦!”


“我在叫,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坏人在追我啊!”


“我在叫,伙伴们快走啊,有坏人啊!”


“不对,”我故意绷起脸,孩子们疑惑地看着我。“你们听,你们刚才怎么叫?咩——咩——叫得多欢哪,哪里是有危险,明明是说我好开心啊!”


哈哈哈哈,孩子们大笑起来。


“咱们重新表演一下。小山羊,遇危险,心里急,直叫唤!”真如敌情来临,孩子们一个个做神情紧张样,“咩咩”得急切又可怜。


“谁懂‘羊语’,请做翻译?”


“我们是叫: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我啊!”


“情况那么急,你们就在原地喊叫?”


“我们撒开四蹄,拼命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救命啊,有坏人啊!”


“老师,还有一种情况。”陆星丞站起来激动地说,“如果敌人还要跑得快,追上了山羊,骑在山羊的背上。山羊就突然停下来,两条前腿高高抬起来,就像人那样站起来,敌人没注意就给摔下来了。”


“这只小山羊真聪明。看来,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不能慌,要开动脑筋想办法。”


于是,课就在兴高采烈中一路进行下去了。连那刺猬遇到危险变成小刺球这几乎不存在疑义的地方也遭到了孩子的不满:


“刺猬虽然缩成了小刺球,可敌人还是认得它,盯着它不走怎么办?变成小刺球后得在刺上顶满花朵,伪装起来,敌人就认不出了。”


“如果敌人总不走刺猬就要饿死,所以刺猬应该先钻进一个大果子里再变成小刺球,这样就不怕饿了。”


教到这儿,觉得真有点要嘲笑编者们的良苦用心了:“让学生了解这些动物怎样进行自我保护的常识”,“用口头方式表达自己的观察所得。”他们大概忘记了,这不是科学课,而是一节为正走向文字天地的孩子预备的语文课。常识固然需要,但是孩子的浪漫诗情与想象本能却给“常识”插上了飞翔的翅膀,于是固定而唯一的“常识”获得了无限的可能,这才是语文最真切的要义。就在这种自我释放中,语言的表达完全成了他们内心的迫切需求。“我要说”“我想告诉你”,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吗? 


思絮语片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块有瑕的真玉。哺育世间万物的太阳虽有“黑子”,但并不影响人们对它的赞美和热爱。我们的学生也许确有不足,做教师的又为何不能多一点理解和宽容,给他们一个宽松的环境?每个人都是在不断尝试、不断纠正中成长的。不要忘记,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小时候做板凳,最好的第三张仍旧是歪歪扭扭的。


儿童阅读带领人要牢记的信条是:我所做的是让孩子“渴望”阅读,而不是只教孩子“如何”阅读。


自由宽松的语文课堂才会激起学生智慧的波澜。要允许学生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自己的脑袋思考,用自己的嘴巴表达,获得自我满足。高涨的热情将会有力地支撑学习活动。身处有限的空间,心灵却在高远地飞翔,激情泛起的才智与探索生成的快乐不断喷涌。于是,有形课堂学习的结束同时意味着无形课堂学习的开始。


 


 

想起40年前听的一堂语文课/贾志敏

  在人们呼唤“让语文回家”的当今,我油然想起40年前听的由陈老师执教的一堂语文课。虽说事隔多年,我却记忆犹新。


陈老师教的是五年级的一篇课文《砂轮的启示》。文章不可谓不精彩。它叙述的是“沙粒在被聚集粘合做成砂轮之前,是一堆被风轻轻一吹就四散飘零的散沙,没有丝毫抵御能力,更别论斩钉截铁了。但这些散沙一旦被有机物组合之后,脱胎换骨作成了砂轮,就好像注入了新的生命,成为了坚如磐石、其利断金的刚强整体。”文字很考究,结构颇严密,思想性更是显而易见的了。


来自四面八方的听课者不下五百余人。摩肩接踵,济济一堂。那时,我还被关牛棚“,无缘上课,更不用说听课了.因为要我搬桌子、椅子,所以,“工作”之后,我就得以躲在一角“过把瘾.


陈老师对教材的钻研是深刻的,理解也属全面。课堂上,老师神采飞扬,滔滔不绝。课文里的知识点嚼得又细又碎。欠缺的是学生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很少让学生读和写,讲和练,更谈不上质疑和问难了。


叫人意想不到的是,课文的作者朱伟伦也在场听课.还被邀上台,请他抒其感言.作者还是个20出头的青年。他步上讲台,腼腆地说:“老师分析得十分精辟,我很钦佩。其实,我在写的时候,似乎没有想得那么多,那么深……


原来如此,闻者释然。


由此,我想到了当今的语文课。


课改以来的成绩有目共睹,但问题也伴随而生:课堂上太多的资料补充,太多的媒体演示,太多的“泛语文”活动以及太多的形同虚设的小组讨论等,都或多或少地减损了语文学习的功能。执教者比较多的是在讲解教材,其实,是把一篇完整的课文肢解得支离破碎。说者,使出浑身解数;闻者,却听得索然寡味.长此以往,语文教学效果不好是必然无疑的。


叶圣陶先生早在七十年前就说过:“语,即口头语言;,即书面语言。语文课,是教师在课堂上用课文作例子,教孩子说话和写话.“课文,只是例子而已。”凑巧的是,温家宝总理在2006年教师节前夕,也说了类似的话:“你们(指学生)不但要学到课本里的知识,更要学会表达。真有同工异曲之妙!


语文课究竟该怎么教?


一种是“教教材”;另一种是“用教材教”。


“教教材”的结果,一定是不分主次,不论巨细,面面俱到,样样都抓;“用教材教”的结果,必然是教学目标明确,训练内容丰富,教学重点突出,教学效果显著。


两句话看似仅一字之差,其实,它们泾渭分明,是两种教育思想的截然不同的表现。


我们不妨扪心自问一下,我是在“教教材”,还是在“用教材教”?

“只是想您了!”

“只是想您了!”


——忆我尊敬的唐冬峰老师


湖南省湘潭县百花学校  罗大红


 


“您早上好啊!突然觉得很想老师啊,也没什么特别想说,只是想了,哈哈!”看,我的这位上大学的学生,一大早发来的这条信息,伴着手机的闹铃,把我从早睡中唤醒了。是啊,温馨充满心扉的我,顿时被这份纯情的勇敢所打动。都快20岁的大姑娘了,却能有感便发,有情就表,瞧我这30好几的人还常把谢师之情藏于心中呢。的确,幸运的我在求学和工作途中,真的遇到了很多好老师,值得我真诚致谢,常被我念起的老师也真的不少。就说我市教科院原小学语文教研员唐冬峰老师吧,十几年来,他的思想、言行对我的教育和影响深远而绵长。


记得那是十几年前的一天,唐老师到我校开展教学研究活动。活动中,唐老师听完课后,又评课;评好课后,又进行讲座。听着他抑扬顿挫的评讲,看着他挥洒自如的板书,再从他亲切的笑容和充满睿智的眼睛中,我们感受到了他的博识、激情和投入。于是,他走进了我们的心中。


随着一次次的教学交流活动,随着我在一次次活动中的真情参与,对小学语文教育怀着同样热爱的我和唐老师结下了实质上的师徒之缘。


“不怕没缺点,就怕没特点!”十几年前,唐冬峰老师的这句话曾使我眼睛一亮,引我走出人云亦云的困境,去追求个性和创意。十几年来,这句话伴随着我的工作和生活,我也常用这句话,引导我的同事们让自己的工作有创意些,生活有个性些。


老师太厉害了,无论是说是写,一个字、一组词、一句话,都无法在他面前含糊过关。”事实上,真的有很多老师对唐冬峰老师是有三分亲,七分畏的。每当听到他们这么说,我总是会心一笑,是啊,老师每次在指导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细致而严谨:他总会先让我谈谈自己的思路和设想,说说为此看了些什么书,了解了些什么理论等等。在听我讲述的时候,他时而颔首点头,时而插上几句,时而蹙眉沉思,时而眼睛一亮。那时,我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和好友倾心交谈,那一分分畏惧就在这样的交流中缓解,取而代之的是一份份亲近!有时,老师会为了斟酌一词一句,和我推敲比较很多次,就连一个字的笔顺、一个标点符号也绝不马虎。那时,他又用实际行动给我树立了一个注重遣词造句的典范形象。


每年,唐老师总要听我上几次课。在听完我的课后,他的评讲一直是客观而实在的。幽默的他大多会用一种打趣的方式指出我教学中不太合理之处,但有时语言驾驭能力超强的他也会用近乎尖锐的语言揶揄得人满脸通红,可只要再看看他的眼睛,便会从那满含善意的严词厉色中体会到他的苦心——使我以后不再有同样的失误! 那时,我感觉他像严父。


等到我渐渐羽翼丰满时,唐老师又深具匠心地为我搭建平台,促我锻炼成长。就说很多年前的那次全市小语学会活动吧,他大胆改变活动形式,让我这位一线语文教师也与各区市教研员一道,对活动中的课例进行点评。让我从一个面对学生的讲台,走上了那个面对教师的讲坛。现在,我能自如地主持活动,评点课例,不能不说与唐老师提供给我的一次次历练息息相关。他对我无私的关爱,酷似慈母。


老师带给我的感动,似小溪,细腻而悠远。记得在1997年的4月,我要到省里参加第二届青年教师阅读赛课。说实在话,当时26岁的我并不怎么成熟,做课的大任自然落到了身为市小语教研员的唐冬峰老师身上。那年,4月的天就已经很闷热的了,谁也不会想到,议课的最好地点竟然是在空间狭小的图书室,还不时有那略带异味的书本气一股股袭来。如此条件却不能阻挡老师的热情。无数次,他声情并茂地演示着,有时站起来动情演绎,有时娓娓地与我解读着语言文字,有时踱来踱去进行深入思考着;他反反复复地听着我试讲,或报以满意的笑容,或摆手示意让我停下来,或干脆与我一起尽情讲着……他那丰富的神韵,那传神的语调,那灵动善言的双眼,一幕幕都印在我的脑海,叫人回味无穷。


毫不夸张地说,像我这样得益于唐冬峰老师指导关心的,在我市教师中数不胜数。相信他们一定也和我一样,对老师有道之不完数之不尽的事儿说;也和我一样,在人生路上,步步都感受到了老师犹如太阳,用他的光芒洒照和陪伴着我们茁壮成长。


思着念着,想着忆着,不由得感觉好似很久没听到恩师的声音了。于是,在下班路上,我也不由得拨响了老师的电话。那头传来他清朗快乐的声音……电话又在他的爽朗笑声中挂断了。当时,他可否知道,我也在心中默默地说:“老师,其实我没什么事,只是想您了!”


 


 


                                        2008年1月20日

珍爱言语生命

福建师范大学教授   潘新和

  很久以前,我当过小学教师,在一个偏僻山村的两间简陋的小教室里,独自教四个年级的26个孩子的所有课程。那时我还不懂得童真的可爱,更不会欣赏他们作文中稚气的美感。等到懂得珍惜童真时,却已不再当小学教师了。
  那时侯,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语文,只是胡乱教些字词、读写什么的。悟得人的生命是“言语生命”和“言语生命”的可贵,明白人的“言语生命”和童真、成长相依相伴,人的“言语生命”的予夺、生杀大权是攥在小学语文教师手中,还是这些年的事。
  言语是人的精神载体,催发着精神生命的发育。在人的一生中,言语——精神生命与肉体生命一样,只拥有一次。她与生俱来,却未必都能长盛不衰,更大的可能则是中途夭折,终生一蹶不振。这比肉体残疾更为不幸。而断送言语生命的最大嫌犯,就是小学语文教师。我想自己当年一定有过这类恶行,无端摧残过孩子稚嫩的言语生命,常因此懊悔不已。
  人的一切天性都在童真中展露无遗。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指出,儿童的言语天性在很早就已经显露出来:“早在学龄前时期,儿童中就出现了一些‘理论家’和‘幻想家’。‘理论家’深入到现象的细节,探求到现象的本质,并对推理产生了明显的兴趣。‘幻想家’和‘诗人’则能够发现事物或者现象的一般特点,落日的余晖,雷雨前的乌云,都会使他们产生强烈的印象,他们会对色彩的变幻赞叹不已,与此同时,‘理论家’会问道:‘为什么天空一会儿是蔚蓝色的,一会儿又变成红艳艳的了?’”这些小“理论家”和小“幻想家”的言语天性,是需要细心体察、精心呵护的,否则,就像天边的朝霞,灿若锦绣,转眼就消逝得无影无踪。
  人的成长就跟种植庄稼一样是有时节的,一旦错过,就错过了一生。许多孩子的言语天性,就是在幼年时被成人、教育在不经意间泯灭的。等到他们长大之后,想要重新开始已经回天乏术了。朱光潜先生在谈到美育时,说人的爱美的天性,是需要在年轻时去培养,否则就像花草不及时下种、培植会凋残萎谢一样,这部分的天性也会变得麻木。年纪愈大,外务愈纷繁,习惯的牢笼愈坚固,感觉愈迟钝,心理愈复杂,艺术欣赏力也就愈薄弱。——言语生命的养护道理也是同样的。许多孩子的言语才情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日渐显著,原因就是没有得到适时的培育,在该灌溉、施肥时,却被旱着,涝着,荒芜、糟蹋着……
  语文教师们,是否意识到你的三尺讲台维系着多少言语生命的精魂啊!

站过空舞台的人

                 孙建锋

  黄霑先生接受杨澜采访时曾说,当一场盛大的演出之后,狂热的观众散去了,华丽的布景撤下了,耀眼的明星们回家了,场内只剩下一盏照明的工作灯。这时,你走上舞台,在一片寂静冷清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听到自己的回声。那是很恐怖的!
  黄霑先生是站过空舞台的人,他体验的是曲终人散,幕谢人未还。
  迈克尔•杰克逊同样是站过空舞台的人,资料记载,他的演唱会,动辄十几万人参加,但下台之后,他需要依靠药物来稳定心情。说的也是,一个人要能够承受十几万人的欢呼而不至于迷失与发狂,必须拥有高超的精神修为与定力。
  我也是站过空舞台的人,每次应邀在全国各地公开教学之后,上课的孩子们一步三回首地离去了,听课的老师们群情激昂地各奔西东了,我喜欢让鲜花与掌声澎化而一时难以平静的心站在空荡的舞台上,冷却、过滤、风干。因为一颗无限向前,无限动进的心,只有站在空荡的舞台上,才能谛听到下一场开演的锣鼓。
  我的确是站过“空舞台”的人,每当白热化的复习迎考之后,宣布毕业了,孩子们小鸟离巢般地飞出了教室,我一个人静静地立在课室里,依依望过每一张课桌,宛如唢呐声中女儿被娶走了,父亲站在女儿的闺房里脉脉凝视她的梳妆台,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无限期待萦绕心间。
  “站过空舞台的人,才知道人生的戏也有谢幕的一天。但在台上的每一分钟都要尽心演出,那是本分。”黄霑先生生前如是说。
  活跃在舞台上的你不这样认为吗?

突出学生 淡化自己

   著名特级教师  贾志敏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某省一个教育代表团到上海考察。他们找到上海师专的语文教学专家张平南老师,希望观摩一节优秀教师的语文课。
  张平南思忖:一师附小的特级教师臧慧芬教学经验丰富,她班上的学生自学能力特别强。于是,带着他们来到一师附小。
  那天,臧老师上的是课外阅读指导。臧老师的开场白仅寥寥数语。之后,便由学生介绍各自的读书习得。孩子们互动交流,踊跃发言。其间,有提问,有抢答,有补充,还有争论,气氛颇为活跃。课堂俨然成了孩子交流、学习的天地。而臧老师则适时点拨、引导,连总结也言简意赅。话语虽然不多,却句句都说在点子上。
  课毕,听课者大惑不解:“这算高水平的课?”因为他们认为臧老师话语不算多,形象不光鲜,语言不出彩,连普通话也不地道……张平南老师问:“这班学生怎么样?”这一问,大家情绪高涨:“好,好!学生个个能说会道!我们的孩子无法相比!”
  “这就对了,臧老师留出时间给学生,让他们成为课堂的主人。久而久之,学生的能力就得以提高。今天课上学生的表现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张老师说,“我们看课,是要观看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学习和提高的过程。臧老师的经验也许就是‘突出学生,淡化自己’。”
  众人不语,似乎都认同张老师的意见。
  提起旧事,引出老话:我们该怎样上课?该怎样听课?
  课改以来的成绩有目共睹,但问题也伴随而生:课堂上太多的资料补充,太多的媒体演示,太多的“泛语文”活动以及太多的形同虚设的小组讨论等,都或多或少地减损了语文学习的功能。
  时下的一些教学观摩活动正趋向于商业化操作,而且规模越来越大。课堂变成舞台,执教者由于在意听课者的反应而不断调整教学方法与策略。这样,恰恰忽略了对学生的关注。于是,“课堂教学”演变成“课堂表演”。
  小学阅读教学,要注重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要注重学生对文本语言的理解、积累和运用。教语文,要讲“字、词、句、篇”;要讲 “听、说、读、写”。语文课是学生“学‘语’习‘文’”。他们理所当然是课堂的主人。
  课堂教学和舞台表演不同:前者,追求“真”,后者,追求“美”;前者,表现学生学习的过程,后者展示演员排练的结果。教学不是表演,不能变味,更不能异化。课堂上,要关注的始终是学生。
  在T台上款款独步的时装模特儿,为何脸无半点表情?显然,她要展示的是艳丽的时装,而不是姣好的面容。同样道理,教语文,则要在“语文”上下功夫;培养学生,则要让孩子成为课堂的主人。观者要关注人家如何处理教师、文本和学生之间的关系;要关注学生学习和提高的过程。不能“走错了门”,也不要“看花了眼”。
  张平南老师在20多年前说的话,今天听来,我们仍然感到非常中肯、亲切。

最美的枫叶

             
           著名特级教师 窦桂梅 
    
  
下雨了,早操被取消,孩子们多了些晨读时间。
  寻着朗朗的书声,我走到了二年级的一个班级。班主任是一位优秀的语文教师,我很欣赏她。她的教学活泼、投入、富于激情,学生的表现就是她的镜子。
轻轻坐下后,只见一个皮肤微黑,眼睛很大,有点像尼泊尔儿童的女孩在朗诵白朴的《天净沙•秋》:
  孤村落日残霞,
  轻烟老树寒鸦。
  一点飞鸿影下,
  青山绿水,
  白草红叶黄花。
    声音细细的,柔柔的,仿佛让我看到了那种“秋”意别样的景象。读完,我微笑着向她不住地点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而且还连着晃动了三下。她这个美呀。小嘴抿了抿,大眼睛却闭上了,原来陶醉于我的那个大拇指呢。
紧接着,又有一个男孩站起来朗诵《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这个学生对词的感情肯定不理解,但是让大家觉得可爱的地方是,男孩眉头一上一下,声调一扬一抑,俨然一副夫子相。于是表扬中我连忙也向他频频点头,并送上了一个大拇指。
  孩子们发现了我的大拇指,一个个都要站起来背诵。其中一个男孩自己站起来,没等老师说什么,就一口气背诵了李白的《将进酒》。在老师和我的带动下,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孩子们的心已经热起来了!
  随即,老师把这份激情随着“白草红叶黄花”的朗诵引入到课文——《火红的枫叶》。
    于是,老师和同学们走进“树林里,想寻找一片火红的枫叶……”。
    课堂上,孩子们用盛情并茂的朗读告诉大家——“拾起一片枫叶的时候,总以为是最红的,然而,不久我又找到一片更红的。啊,我终于找到了一片最红的枫叶!它比朝霞还红,比玫瑰还红。它的样子也好看,就像我小小的手掌。”
课文最后一段是文中的小作者把最红的枫叶贴在一张白纸上,再写成一句小诗,做成一张贺卡,送给老师。于是老师让同学们写上心中的“诗”。
你一句,我一句听得我是真感动啊,有一名个子小小的女孩竟然唱起来:
  您是园丁,我是花,
  您是老师,我是好娃娃。
  老师您好,您真好,

  ……
    音乐铃声响起,下课了。
    只见,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竟然走过来搂住了我。
    还有一个男孩来我面前和我握手,然后突然抽回手握成拳头放在头上,做吃惊状,询问我:“我的手呢?”我说:“在你的头上!”“你真不幽默。我只是和你幽默一下。”他说完我俩笑着又握了一次手。
  又有一个男孩过来:“老师,我不给你读诗了,我给你出一个脑筋急转弯,让你开心开心。”他接着说,“你知道鳄鱼为什么是扁的吗?”我摇头。只见他得意洋洋告诉我:“大象跳伞降落时不小心给它踩扁了呗!”哈哈哈哈。我们笑成了一团。
    孩子啊,你们带给了我怎样的幸福!人所能领略到的最美者,往往不在现实,而在诗意的精神的领域。在今天的语文课上,我所赏到的,乃是世界上最美的枫叶。